欢迎访问新乡市华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女孩在短视频平台发现“另一个自己” 都是被抱

社会新闻 2021-04-08 09:50160网络整理夹春卷

  刷视频“刷”出来的双胞胎姐妹
  河南女孩在短视频平台发现“另一个自己”,求证得知两人都是被抱养;双方决定暂时不做DNA鉴定

  生活在河南巩义的程珂珂是家里的宠儿。妈妈对她永远有求必应;哥哥打工挣的第一份钱全给她买了礼物;爸爸供她的零花钱总是比其他同学多。

  被家人宠爱了三十年。程珂珂却意外在短视频软件上“刷”出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两人相距58公里,好奇心像一只手不断推着她与这个名叫张丽的女孩产生交集。她只想解答一个问题,“我们为什么这么像?”

  几经波折,隐藏了30多年的秘密公之于众,两方的母亲一度崩溃。赌气、哭泣、拒绝沟通,他们向孩子们表达抗议。

  程珂珂和张丽为了安抚母亲的情绪奔走在巩义、登封和郑州,焦头烂额。“妈妈们失去了安全感,也对我们失去了信任感。”程珂珂说。

  “刷”到另一个自己

  1月9日晚上,河南登封市的张丽第一次收到程珂珂的私信。

  那天下午,程珂珂的小姑子在刷短视频时,看到有个女生和嫂子程珂珂长得一模一样。

  “这不就是珂珂吗?”家人们翻出程珂珂的照片来回对比,连程珂珂两岁多的女儿都对着视频喊妈妈。

  “感觉非常奇怪,两个人哪哪都像,唯一不同的是我右眉毛上方有个痣,她没有。”程珂珂很好奇,她主动发私信给视频中的女孩张丽,半开玩笑地问,“咱俩长得好像啊,你要不要问一下你爸妈,你家有几个孩子?”

  张丽没有搭理。

  三天后,程珂珂又给张丽发了一张生活照。张丽发现二人确实有相似之处,但张丽还是觉得“她可能是骗子。”

  张丽抱着拆穿骗子的目的加了程珂珂的微信。一加上,程珂珂又主动发了许多张照片。张丽越看越像自己,也发了张照片过去。

  “世界上像的人多了,巧合而已吧。”张丽没多想。只说了一句,“咱俩长得真像。”就结束了话题。

  程珂珂很想知道这个跟她长相相似的女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总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张丽聊天。

  她告诉张丽,自己有个两岁多的女儿。张丽也告诉她,自己的儿子十一岁、女儿六岁半。程珂珂便以孩子为话题,找她聊天。

  但程珂珂每次提出想跟张丽视频都被婉拒。直到认识快一个月时,放下戒备心的张丽才同意跟程珂珂视频。

  视频接起来,两个人都愣住了,一样的双眼皮,宽眼距,塌鼻梁,鼻头钝钝的,上嘴唇薄,颌骨有些宽,“简直就像在照镜子。”

  程珂珂问张丽,“姐,咱俩怎么这么像?”

  张丽也愣住了,“我还以为是恶作剧呢,没想到我们真的很像。”

  “要不你问问阿姨,你家有没有丢了一个闺女?”程珂珂说。

  张丽哭笑不得,“想像力也太丰富了,我怎么问我妈呢?”

  “好像自己被克隆了”

  没过两天,程珂珂便忍不住想见张丽。“简直比网恋还刺激。”她从巩义到了登封,约着张丽吃火锅。

  见面后才发现,两人不只是长得很像,身高、体型甚至说话声音都很像——张丽身高1.55米,程珂珂1.57米,都是语速很快、语气很急,嗓音洪亮。说到有意思的地方,会一起抬高音量,前仰后合地大笑。

  张丽觉得不可思议,“这不是第二个我吗,感觉好像自己被克隆了。”

  两个人开始找共同点,她们都有四颗虎牙、身上都有一个比一元硬币更大些的青色胎记,程珂珂的左眼下有一个黑痣,张丽则长在右眼下。

  她们还发现,两个人连很多兴趣爱好都一样,喜欢唱歌、爱吃辣、都是麻将重度爱好者……

  “更神奇的是,我俩当天穿了一模一样款式的卫衣,张丽是米白色,我是亮白色。”程珂珂说。

  “一见如故,说不上来的感觉,但就是很自然,不尴尬。”第一次见面,两个人约定,以后就当好闺蜜一样相处。

  但那天之后,程珂珂能感觉到,张丽对她态度比以前更冷淡了。

  2月底,程珂珂发现两个人的血型都是B型。“有点震惊了。”她又问张丽的生日,1991年农历七月初二,而自己是七月初八。

  程珂珂心里犯嘀咕了,“我们会不会真的有血缘关系?”

  这个念头,张丽在第一次见到程珂珂时就有了。“感觉我们应该不只是长得像那么简单。”她猜测,童年时家境贫困,可能妈妈生了一对双胞胎,实在养不起只能忍痛送走一个。她是比较幸运被妈妈留下的那一个。

Copyright @ 2011-2020 新乡市华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. 版权所有